《没人疼》的喜与哀

我定睛一看,桌子的右上角深深地刻了一个“早”字,笔画粗胖,倒像是华哥的真迹。我不禁肃然起敬,“您这是向鲁迅先生……” “不!”华哥仿佛陷入沉思,“当初我也曾喜欢上一个女孩,犹犹豫豫地下手晚了,以致成了我终生的遗憾,我这是警示自己,泡妞也须趁早!”

说领导在大会上讲话,“这次活动全校师生都很努力,上至信息学院,下至文法学院……”,靠,下至都出来了,还“秋分”呢,身在理工院校不幸学的却是文法,这种矮了八辈儿的痛苦,外人很难理解。

从打《数据库》罢考事件以后,文法学院也不好意思了,专业课明显多开了几门,大伙上课也勤了许多。张宽指出,“我们都是交了全额学费的,考试的时候我们只要求60%的回报就满足了,剩下的都算给的小费,我们冤大头啊……”

东大后来成立了心理辅导中心,没人好意思主动去咨询就诊,中心就编了一本心理健康小册子,发给每个学生。回到寝室我们拿小册子互相对照,惊喜地发现大家竟全都有病!真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,老大身上至少有9条符合心理疾病的症状,刘学能对上7条,我对上了12条……后来我们互相叫王疯子、刘疯子、赵疯子、张疯子……都是疯神榜上中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-----------节选自《没人疼》

一本《没人疼》让人时不时的想起没心没肺大学生活和既操蛋又无奈的青春,嬉笑怒骂中总是有一些遗憾和忧伤。理工院校学文法的郁闷、身边学霸精神异常的哀伤、对于心爱女孩的无奈等等,从开始的大笑到后来的苦笑,人生此时的阶段经历就是这样的接地气。青春,不只有恋爱、篮球和打胎。没人疼,还是自己多心疼自己吧。


版权声明

来源为“猪爪网”或“古倾杯”、“许犯花”、“犯花散人”的内容均为本站原创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如有雷同,恭喜见鬼。